乐文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乐文小说网 > 小城故事多(限)2 > (番)此生有你

(番)此生有你

关雎从未明确过自己对岑息的ganqing,就那么一年两年,三年五年,直至儿女成双。

云来医馆也成了锦阳城一块han金量十足的招牌,有万象森罗的弟zi来此chu1历练,也有天极楼的xia属来跑堂,在外人看来不可能的事,都变成了可能。

大多时候,关雎忙于医馆之事,儿zi基本是跟着岑息多一些,女儿chu生后,便是父zi俩一同照顾。但是女儿却依旧很黏关雎,对给自己把屎把niao的爹和兄长完全不上心,小小年纪,总一副面tan脸,唯有在关雎面前会撒jiao。

岑息的儿zi今年也ru了学堂,越发有了小大人的风范,一日在亭中zuo功课,突发gan慨地问自己的爹:“怎么我遇到的女人都不ai说话?娘是这样,妹妹是这样,连小银也是这样!”

岑息听得好笑,瞥了一yan他涂在纸上,依稀辩得是个小女孩的涂鸦,又看了看趴在栏杆上闭着yan嚼dian心的女儿,低声dao:“咳,你妹妹那纯粹是懒的,你娘太忙,至于你说的那个小银……我猜她并不喜huan你。”

小少年顿时觉得受到了打击,看着自己的心仪之作,险些哭chu来。

岑息给他chou走,放了一本三字经,谆谆教导:“所以你得好好读书,chu人tou地,到时候你一招手,小银小金都主动往你shen上贴。”

小少年摔笔,“我不要小金!我就要小银!”

看不chu还是个死心yan儿……岑息觉得有趣,故意逗他:“可小银不要你啊,何苦re脸贴个冷屁gu。”岑息说这话时,全忘了自己当初贴得多huan快。

这话成功击垮了小少年幼小的心灵,哇地一嗓zi嚎了chu来。旁边啃dian心的小姑娘,默默抬起小手捂上了耳朵。

关雎刚来后院,听到儿zi的哭声,走了过来,“怎么了?”

小少年哭着跑jin自己娘亲怀里,一chou一噎dao:“小银……小银不喜huan我,爹说我是re脸贴冷屁gu……可、可我就喜huan贴冷屁gu,我能怎么办,我好绝望啊……哇!”

关雎yan波一转,盈盈投了过去,对面的男人心虚地盯着湖面,只lou着一个后脑勺。

“爹说得对。”关雎ca了ca儿zi脸dan上的泪珠,声音平缓,“不过你既喜huan,也别轻易放弃,没准她就瞎了。”

小少年没听明白,这是夸他呢还是骂小银呢?岑息愣了一xia,突然笑得直打跌。

关关还是气他跟儿zi胡说八dao,拐着弯儿骂他呢。岑息起shen过去摸了摸小少年的脑袋,一脸张扬地笑,“你娘说得对,只要脸pi厚,冰山都能rong成shui。”

小少年被夫妻俩一唱一和搞蒙了,皱着脸坐回桌前,打算念个三字经冷静一xia。

关雎避开岑息赤luoluo的火re目光,抱起打瞌睡的女儿,吩咐dao:“去买块豆腐,准备晚饭了。”

女儿听到豆腐两个字,终于有了些许反应,攀在关雎肩tou,ruan语央求:“娘,豆汁。”

关雎随即用yan神示意了xia岑息,岑息掐了掐女儿肉呼呼的屁gu,笑骂dao:“小没良心的,连你爹都不看一yan!”要不是深知自己每夜的辛勤耕耘,他真的觉得自己是个后爹。

云来医馆旁边的豆腐坊开了也有一年了,老板娘是个二八的俏姑娘,zuo的豆腐也地dao,也是每日排着一条长龙,应接不暇。

岑息“夫凭妻贵”,每每都受一些优待,等在后面的人连调侃带抱怨:“我说老板娘,你不能看人长得好看就不讲dao理啊!我这都等大半天了!”

老板娘转tou就呛:“我自己的铺zi,我ai先给谁卖就先给谁卖!”

岑息端着老板娘笑盈盈递过来的豆腐,忽然有dian觉得像tang手山芋。他这辈zi,除了将关雎放在yan里心里,其他女人如同草芥,一yan扫过去都记不住,从未注意过这些门dao,当xia觉得这事不妥,颠了颠手里的豆腐,放到了tou前那人手里,“给你了。”说罢绕去别chu1了。

老板娘盛着新鲜的re豆汁,没来得及叫住人,遗憾地叹了声,目光在人chao中那dao颀长的背影上,liu连了许久。

对于岑息招蜂引蝶的ti质,关雎亦迟钝半拍,潜意识里觉得不肯可能,所以也就不甚在意。

快打烊的时候,豆腐坊的老板娘亲自送了豆汁来,刚巧见岑息拉着关雎的披帛说些什么,关雎自顾自在药柜前忙活,全程面无表qing,对shen边的人视而不见。老板娘yan神一闪,觉得外界传言这对夫妻多么恩ai,似乎也不怎么准。

岑息俯shen同关雎耳语:“有人要来抢你男人了,快把我收好。”

“要dian脸。”关雎横了他一yan,转而问门kou发呆的老板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长日光阴 青楼sao货养成日记 父皇,请入住后宫 混混和他的乖乖 脔宠 系统之绝色尤物